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 Google+

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巷

一支喜欢的老歌和一首喜欢的诗,莫名交汇成一篇文章。


超喜欢孟庭苇,喜欢她的大多数歌,而最喜欢的就是这首“冬季到台北来看雨”。

由于这首歌,我总觉得台北的冬日,绵绵的细雨,一定是非常的浪漫。

 

他也常常让我想起“雨巷”中那个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,虽然台北可能根本没有雨巷,不知为什么一开始就把她们联系了起来。

冬季到台北来看雨

冬季到台北来看雨

别在异乡哭泣

冬季到台北来看雨

梦是唯一心灵

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

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

如果相逢把我藏心底

没有人比我更懂你

天还是天 哦 雨还是雨

这城市我不再熟悉

我的伞下不再有你

我还是我 哦 你还是你

只是多了一个 冬季

也许会遇见你

街道冷清

心事却拥挤

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

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

我就将擦肩而去

就将是我不再伤心

 

喜欢戴望舒的雨巷不仅仅是因为他美丽的词句,动人的故事,还因为故乡小城那条条寂寞而又悠长的小巷。可惜这次小巷在最近数年已经几乎消失殆尽,即使留下的也装修得失去了往日的感觉。

写在1927年的诗,拿到今天来看仍然很有感觉。

雨巷

撑着油纸伞,独自

彷徨在悠长,悠长

又寂寥的雨巷,

我希望逢着

一个丁香一样的

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她是有

丁香一样的颜色,

丁香一样的芬芳,

丁香一样的忧愁,

在雨中哀怨,

哀怨又彷徨;

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,

撑着油纸伞

像我一样,

像我一样地

默默彳亍着,

冷漠,凄清,又惆怅。

她静默地走近

走近,又投出

太息一般的眼光,

她飘过

像梦一般的,

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。

像梦中飘过

一枝丁香的,

我身旁飘过这女郎;

她静默地远了,远了,

到了颓圮的篱墙,

走尽这雨巷。

在雨的哀曲里,

消了她的颜色,

散了她的芬芳

消散了,甚至她的

太息般的眼光,

丁香般的惆怅。

撑着油纸伞,独自

彷徨在悠长,悠长

又寂寥的雨巷,

我希望飘过

一个丁香一样的

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
0 Comments